恒隆地产(00101.HK)2019年报董事长致股东信,亚洲金融危机后10年才恢复租金水平

业绩及股息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内,由于我们几乎没有 售出任何香港住宅单位,收入减少6% 至港币88.52 亿元。股东应占纯利下降24% 至港币61.72亿元。每股盈利相应下降至港币1.37元。

倘扣除物业重估收益的影响,股东应占基本纯利上升9% 至港币44.74亿元。每股基本盈利相应增加至港币0.99元。

董事局建议派发末期股息每股港币5角9仙,于2020年  5月20日派发予于2020年5月7日名列股东名册的股东。如获股东批准,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每股股息总额为港币7角6仙。

每股股息增派一仙的缘由需做一些说明。在2015年 底,董事局认为妥当起见应向股东传达一个明确的信号,即我们的市场已经非常疲弱,且很可能会 持续。股息减少一仙对我们的现金流其实毫无实质影响。

其实,早在2011年中,我们就开始感觉到市场有一股寒意。到2012年底,那些市场触觉敏锐的人已知寒冬正悄然而至。到了2013年,经济明显放缓已是众所周知。在2014至2015年,经济下滑情况严重, 以至无人指望会迅速复苏。无人知道何时会春回大地,我们亦然。正在那个时刻,董事局认为有必要向市场发出信息。我们相信这是唯一负责任的做
法。此后又过了两年,经济才开始复苏。


我们特意减派股息后发生的事,显示了投资者与管理层之间的看法存在分歧。后者主要关心公司的长远健康,以负责任的态度行事,顾及所有持份者,
 
尤其是我们的股东。另一方面,大部份投资者主要着眼短期(有时甚至是极短线)的考虑,即投资回报,包括股价表现和股息,这是可以理解的。

令人惊讶的是,减少一仙股息竟惹得那么多股东不悦。或许他们心理上不好受,因为在过去至少30  年,我们只曾减派股息两次,一次是1988年,另一次是1999年,都是处于严峻的区域或环球金融和经济动荡之中。投资者和分析员当时都明白我们的理据,也明白对现金流无实质影响,但他们就是不喜欢。这是许多人曾当面告知本人的。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你甚么时候会还我一仙?!」我们有注意到他们的意见,并乐意在时机成熟时听从。

董事局认为这个时机到了。长久的熊市在2017年底或2018年初结束。在复苏两周年之际,我们对业务的短期至中期前景充满信心。我们充分认识到我们两个市场的不确定因素 — 香港的社会动荡,及内地受中美贸易战牵连。正如本人在上一份中期报告中提及后者一样,本人会在这函件中的稍后部分分享对前者的看法。同在六个月前,在我们母公司恒隆集团有限公司(恒隆集团)的《董事长致股东函》
中,本人也论述了中美之间牵涉更广的争端,及随之而来的影响。

结论是,内地的消费,尤其是奢侈品零售,应该会继续表现良好。事实上,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纷争,可能反而对我们的业务稍微有利。此外, 我们预料内地物业组合的租金增长强劲,足够弥补任何可能出现的香港租金减幅有余。
 
由于我们的内地业务迎来盛夏,董事局认为现在是时候提高股息了。不过,我们必须在派息与未来支出之间取得平衡。未来数年,公司的年度资本支出将不会少。正如本人过去曾提及,我们正处于增长阶段。在2019至2025年的七年间,我们每年将建成近380,000平方米、以世界级的商业空间为主。本人 向读者提出挑战,想必寻遍世界各地也难找到另一地产商有如此数量的在建项目,就算有也是极少
数。因此,我们应审慎运用资金,不应掉以轻心。


至于长期的派息政策,在审慎理财原则下,我们一直是多赚多派。我们尽可能倾向不减派息,相反, 我们乐意看到股息以绝对金额值计算平稳或上升。

业务回顾
作为母公司恒隆集团的运营实体,本人半年前花了相当长的篇幅,阐述令我们的业务如此具吸引力之市场因素和商业模式因素。有些观点本人在早些年已详述过,读者不妨参阅。一如以往,本人惯常在这函件中重点讲述一些较直接影响我们业务上有关策略及营运的事项。由于我们未来的发展主要在内地,本人会探讨一些可能影响我们的相关内地经济及其他发展。至于在恒隆集团的《董事长致股东函》里,本人倾向退后一步,着眼于可能会影响我们企业的宏观环球事态,有时甚至会浅谈这些事件背后的哲理缘由。纯粹与香港有关的问题也会大多放在那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